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先进动态

【媒体报道】武汉科技报:要做好创新 首先要“单纯”

时间:2021-06-09        来源:

图片

把手放上去就会变色的墙,轻轻一擦就能保持眼镜一天不起雾的眼镜布,可以让灯泡直接亮起来的布······走进武汉中科先进技术研究院,满目的高科技产品让人目不暇接,这些产品的奥秘是什么?4月20日,本报记者专访武汉中科先进技术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材料界面研究中心副主任康翼鸿,揭开高新产品背后的故事。


“微胶囊”虽小,内藏大乾坤


小小的一个盒子,里面装有千万个微胶囊,如此小的体积,作用却一点也不小。“这块布,可以根据温度变化而变色。奥秘就在布料中添加的这些粉末。它们其实是一粒粒直径仅有几微米的“微胶囊”,不仅能变色,还可以控制温度。植入芯片里,可以给手机降温;植入衣服纤维中,就能够冬暖夏凉。”康翼鸿向记者介绍道。


据悉,目前康翼鸿主要从事于电子信息材料的研究,并将其中光显,光热等产品相继应用到行业中。“微胶囊就是用一个壳去包一个芯儿,用什么壳包什么芯都可以,应用是非常广泛的,这一块算是打破了垄断。”康翼鸿告诉记者,其实它是一种比较基础的材料,这些颗粒可以实现各种各样的刺激和响应。包覆技术实际上是一个壳,包上一个芯,这个芯可以实现各种功能,把各种的芯给它包覆起来就形成微胶囊。


“做这个也并不容易,简单的可能几个月就成功了,难的需要几年去攻克。”虽然这是团队最擅长的,“比如做变色微胶囊,即光响应,以前做过红色,现在要做个蓝色,调一调参数就可以,可能一个月就出来了。”部分工艺已经很成熟,但是康翼鸿表示,实际研究过程中其实困难重重。


据悉,团队在做无醛微胶囊时,花费了不少功夫。目前市面上比较成熟的体系是用甲醛和三聚氰胺做的,毒性较高。康翼鸿就希望可以替换掉,那就要新开发一种核材体系,无醛的就不用甲醛。


“这个本身较难度就比较大,国内目前经验也不多,攻克起来相当不易。而且它的壳跟芯是要有匹配性的,如何匹配,如何改造,然后让它能够很好的包起来,具备预期的力学性能、热学性能、光学性能等特征。”康翼鸿说,“做一个微胶囊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从材料的尝试、合成、占比测试,匹配性研究等都要经过无数次的试验,才能形成一套可以使用的产品。”即通过理论分析,然后再从这些体系里面去选取一些合适的原料,再做理论分析去改进,一步一步螺旋式的上升之后达到目标。


创新还是需要单纯


“在不确定性中找到确定性,在无数材料中用最少的时间找到最优的产品,这需要的是原始创新,更需要一份单纯。”在交流的过程中,康翼鸿透露,有些项目做了几年还未呈现最终效果,这都是在预料中。


作为一个研发人员,从项目策划时就会知道预期中间有哪几个点会是难点,攻克点。“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工作就是创新。对于原理性的创新,它的不确定性很大,而且它的驱动力更多的是一种对探索世界的兴趣,要做好创新,首先要单纯。作为科技工作者要单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康翼鸿表示,创新本身分各种各样的创新,有基础科学的创新,即原理性创新,有应用创新。两者虽然压力不同,但初衷都是一样的,想怎么把这个东西做出来。


作为武汉中科先进技术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材料界面研究中心副主任,康翼鸿常年在两地来回奔波,问及其中的艰辛,他摇头表示,“我们的工作其实很有意义,当你在不确定性中做到确定性,荣誉感成就感相当大,而每年总有那么几个点有突破,所以总是有收获,也就不会感觉辛苦啦。”


“四不像”让科研人员尽情释放创新才能


在武汉深圳来回奔波,是什么让康翼鸿选择如此?武汉的成果转化体系和深圳的原始创新是康翼鸿来回“折腾”的动力。事实上,他在很多年前就在实验室里制备出了微胶囊样品,也曾想过把这项技术产业化,但顾虑重重。


转机发生在三年前。2018年,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和武汉市共同成立了混合所有制企业——武汉中科先进技术研究院。大家根据技术路线,自由组成研发中心,研究院再给每个研发中心配备技术经纪人、经营人员。前期,研究院给予经费支持,等到项目可以自负盈亏,并且有成熟稳定的团队,就可以剥离出研究院,单独成立公司。


“研究院有尽量大的自主权能够自主地去发展,去找到与市场的结合点。”康翼鸿表示,这一点深深地打动了他。即便一个项目失败,还可以加入到另一个项目,不用担心没有退路——康翼鸿毫不犹豫带着他的微胶囊技术,来到研究院“创业”。虽然成立才三年,武汉中科先进院已经吸引了包括外籍院士在内的10多名海外高端人才“合伙”,成立了电子信息材料、等离子体功能涂层、黑磷等5个研发中心,其中,一批如微胶囊这样的技术已经完成工程化。


如去年疫情防控期间,为破解医护人员眼镜、护目镜起雾难题,武汉先进院紧急攻关,仅用一周时间就完成了新型纳米防雾喷剂的研发、生产中试、灌装生产线构建和相关企业标准的建设,累计捐赠4万支,被数万名医防人员广泛使用,被赞为战疫“神器”。在新型纳米防雾剂的基础上,团队开发了光固化永久防雾涂层,与多家企业合作实现产业化,生产防雾护目镜、防护面罩、防雾游泳镜等。未来,该技术还将应用于浴室镜防雾、汽车大灯防雾等。


“深圳侧重点在于原始创新,武汉更重于应用创新。目前,武汉在打造国家科技创新中心,也希望到时候可以和更多企业单位合作共赢,攻克卡脖子技术,将微胶囊应用到更多地方。”康翼鸿说。


来源:武汉科技报


最新资讯

中科院深圳先进院材料界面中心副研、博后、工程师招聘...

2021-04-10

长江日报:争创国家科技创新中心 武汉实施科技创新“十...

2021-03-31

助力武汉打造国家科创中心,彭浩调研加快科技型企业发...

2021-02-24